文人墨客|“风流才子”——袁克文

发表时间:2021-05-27 17:21作者:国粹名媛

他是袁世凯口中宁愿当名士也不愿继承江山的蠢货;他是文人墨客口中的民国苏东坡;他又是数千女子心中的柳永;他才高八斗,因与父兄的微妙关系,人们又称他为曹子健…





从《霸王别姬》中了解到了袁四爷的原型袁克文。葛优的袁四爷演得好,把痴劲演绎得淋漓尽致。


袁克文是民国四公子之一,无数名媛淑女的梦中情人,他的生母是朝鲜贵族,这个过目不忘的天才少年,是袁世凯和大姨太最宠爱的二公子




   
在那个年代,想混出民国四公子的名头可不容易,可不是撕撕葱就行。不光得家世高贵,长得好,自己也得有拿得出手的才能。昔日少年长成梁朝伟一般的美男子之后,就留给这世上数不尽的风流情史。他早已赶超柳永,直逼金庸笔下的段正淳:妻妾成群,爱过的女人将近百人。





袁克文的好友拙庵先生回忆起他的诗酒风流,这样说,室外大雪纷纷,室内炉火红红,在红袖添香一群女子的陪伴下,袁公子左手持盏,右手挥毫,亦诗亦画,数不尽的风流,说不完的倜傥。



袁克文的才情和风流不必说,《旧京散记》最后一辑“人物风流”中,记载了七位风流人物,袁克文与谭嗣同、弘一法师、黄景仁等人同列其中。

1915年秋,袁克文带着剥蒜小妹雪姬来颐和园昆明湖泛舟,这名雪姬也是奇女子,名为情韵楼,因她本姓薛,又出落得一身嫩白,袁克文总是亲昵地叫她“雪姬”。情韵楼并不算漂亮,但举止谈吐乃是第一流。



不久后她为袁克文生了个儿子,袁世凯知道后,让袁克文接他们母子进门。妓女摇身一变,成了豪门姨太太,多少人做梦都想不到的好事,可情韵楼一脸嫌弃,大家庭 规矩多,老娘不乐意去。丢下一句“宁可再做胡同先生,不愿再作皇帝家中人也”,回去做老本行了。袁克文无奈,让上海结识的妓女小桃红冒名顶替带了孩子进 府。这孩子就是日后声望甚高的物理学家袁家骝。




袁克文打小就在青楼里混,十五六岁就夜不归宿,走马灯似的换女人,除了前面提过的情韵楼和小桃红,还有花元春、小莺莺、栖琼、唐志君、眉云、于佩文、圣婉等。


【把酒征歌拼醉倒。便许相思,莫被相思恼。每到寻欢欢更少,何如自遣归车早。

纵是风花无限好。已近黄昏,零落天涯道。回首江南人渐老,心情我亦同秋草。】


袁克文一首《蝶恋花》,柔情款款,伤心人也,近乎晏几道;偎红倚翠,浅斟低唱,又有几分柳永的意思。和这两位骚情文人一样,袁克文也是位流连花间的浪子。